2013年Qcon全球软件开发大会——北京之行

    4月24日夜,我们4人踏上开往北京的列车。经过10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首都。

参加2013年Qcon全球软件开发大会

胡正伟
  早上7点半,天已大亮,随着火车的缓缓进站,为期3天的北京学习之旅正式启动。我们四人分组行动,Ms. Huang和Mr. Jiang去找宾馆,我和Mr. Wu马不停蹄的赶往演讲会场:坐落于国家体育场旁边的北京国际会议中心。
  到达会议中心之后,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办好了会议证件。此时已经9点半了,距离会议开幕式过了整整一个小时。我和Mr. Wu匆匆忙忙的进入主会场,在会议台上演讲的是一个满头白发,仙风道骨的老头。由于我们俩过来的挺晚,只能找个靠后的角度坐下。
  我拿出演讲节目单,在上面找到本场演讲嘉宾。哟!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道格拉斯·克劳福德。老道说了一口英语,我听着不太明白,但是结合着老道简洁明了的ppt大概能听着似懂非懂。老道主要说的javascript中的好的编程风格。包括结尾;的书写,{}的位置等等,虽然这些东西我平常都很注意去写,也有代码检查工具来帮助检查,但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书写,直到听完老道的讲解之后才算是恍然大悟。
  第一天基本都是英语演讲,我和Mr. Wu算是半迷糊半清醒的状态听完了全天,中间还参加大会活动领了一件T-shirt。第二天换另外一组人去听演讲,我和Mr. Wu忙里偷着闲出去转了一圈,回来之后准备听第三天的演讲。
  第三天基本都是nodeJS方面的,之前对nodeJS有一定的了解,也打算好好听一听,不过听完之后倍感失望。这三个国内演讲人基本就是过来侃一侃的:在function中不使用var来声明变量导致的错误也要检查好几天,这个错误如果使用nodeJS的代码检查jshint组件检查是一定过不了的。
  下午6点,大会闭幕,总体上来说这三天的收获还是颇丰的。
  
吴宏强
早上下车后,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就直奔会场。到了会场的时候会议早已开始。第一天就严重迟到,真是无地自容啊!到了会场一看全是人,同行真不少,都是些来自不同城市的小伙子。
  第一天多半老外在讲,说实话,个人觉得老外讲的东西真的很有内容,相比而言国内的专家很多都是在为自己的产品做宣传。当然我不是说你不能宣传,你能做出那么出色的产品我很佩服。
  记得第一天有个外国先生说的是programming style and your brain。因为平时很少注意编程风格,听了之后感受颇深。
  下面这个例子你会选择左边还是右边?
对于我左右都无所谓,我平时很少注意这些。那位先生的说法是左边的更好,更利于交流。 假设我们写的是文章而不是程序,那么你一定觉得诸如文章应该分为若干个自然段、每段开头空两格之类的规则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段落的开头不空两格,或者干脆把整个文章写成单独的一段,仔细想来似乎也不会影响文章实质内容的表达。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在形式上下功夫呢?设想一下,如果你手中的这本书既无章节也无目录,正文中的不同内容都使用同样的字体字号印刷,几百页纸从头至尾洋洋洒洒如念经般地“一气呵成”,你还有耐心看下去吗?
  这是一个人人都能理解的道理,可是当文章变成程序的时候,就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得通的了。不仅仅是初学者,甚至一些熟练的开发人员,也会写出凌乱不堪的代码。许多人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一年半载之后,自己原来写的程序就完全看不懂了。如果这段程序只是为了交作业,或者临时一用,那还可以不去追究,但如果这是一个商业软件,现在需要根据客户的要求进行修改的话,工作量可就大了——你不得不先花时间把你原来的思路看懂。
  肯定会有人反驳:代码是给机器运行的,又不是给人看的,写那么好看有什么用?他的话只对了前半句:代码确实是给机器运行的,可是机器总共才需要看它几分钟?你花一个月编写的程序,机器顶多两三分钟就编译好了——在这两三分钟之前,这代码不都是你在看吗?开发软件编写代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多的情况下,一个软件的开发要经历很长的时间,并且常常由多人合作完成。一个庞大的软件项目,可能会动用上千名程序员工作数年!如果把代码写得连自己都看不明白,怎么与别人交流?同一个开发团队内,一定要保持良好且一致的代码风格,才能最大化地提高开发效率。

黄德红
  26日早上,我跟部门经理Mr. Jiang一起来到国际会议中心,他直奔自动化运维的B厅,我来到了用户体验的A厅。 
  这次大会主要是为软件开发和项目管理人员提供的一些技术课题,仅26日上午专门设了用户体验方面的课题。
  上午首先由百度香超带来小屏幕,大设计—移动体验设计专题,主要讲述用户体验的重要性以及产品设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进行经验分享。第二场是豆瓣FM产品设计师屈雪针对产品设计进行深度剖析,讲到了如何挖掘用户的核心需求、简洁的描述产品功能,这就是“精于心,简于形”。
  印象最深刻是上午的后两场,由年轻的Jing.FM创始人施凯文带来的对话式搜索与音乐的结合,以及由Eico design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张伟带来的的本土化设计的思考课题。两者都有着创业的经历,讲述的语言流畅生动,思路也清晰可寻。施凯文除了混血儿的帅气长相之外,从他的语速和对他产品的表述也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思维敏捷、敢做敢为并且热爱音乐的文艺青年。Jing.Fm用自然语言去描述的方法,试图了解我们对音乐的情感需求,思考如何帮助我们去寻找真正想要的音乐,就好像跟一个朋友对话:“我失恋了,我想听痛苦的歌”、“想放松一下”,然后就会有相应的歌曲出现。张伟除了提出用户界面体验的重要性之外还强调了内容设计的重要性,总结了与中国本地产品合作的设计经验,讲述对本土设计文化的发掘和理解,另外他提出的有道德的设计让大家会心一笑。
  26日下午第一节我本来在听dio的web可视化,他说的很和缓,语句也很清晰,但是我的英语实在烂的不行,听着听着就跟不上了,然后竟然睡着了。十分羞愧之下我换了个大厅参与了敏捷嘉年华, 这是一个以游戏为导向的活动。  第一场是纸质原型的快速设计与反馈,由自由组成的三组人员,针对游戏组织者准备的问题,选择其中一个,由组员进行讨论并达到统一意见,用拼贴画的方式对问题场景进行演绎,再推举一人用讲故事的方式表达这个问题。接下来组员针对问题讨论解决方法,选择一个idea扩展成一个简单的手机APP,构建出纸质原型。然后每组挑选一个人对其他组的纸质原型进行测试,组员对测试中收到的反馈进行讨论并对原型做出改进。最后每个组将各自的问题拼贴画、原型、反馈及改进向大家展示。整体是一个演绎问题、展示问题、设计方案、用户测试、反馈响应、最后展示问题这样一个流程。在游戏过程中,游戏组织者对每个阶段进行计时,比如十分钟内讨论一个问题、十五分钟内确定一个方案建立一个原型。
  整个过程进行的异常火热,各组成员针对问题提出各自的想法,在讨论中快速的思考和实践原型,将不同的想法最终汇合成的统一idea十分难能可贵。
  我当时是半途插入了其中一个组当中,对讨论问题的过程有着切身的体会,更深的了解了纸质原型在产品设计中的作用,学习到做产品时要从问题出发。
   这一方法是在产品设计的初始阶段使用的,通过快速构建纸质原型,更早的开始需求确认,更及时的将用户引入到设计过程中,方便团队对设计方案进行沟通、测试和修改,提高庁对产品认知的一致性,从而降低设计和开发成本、节约时间、提高项目效率和产品质量。
  完成了这一个游戏,接着另一个更大规模更火爆的游戏场面来了。 这是一个大型团队抛球游戏。大概有三四十人参与,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组。规则是左右相邻的人不得直接传球,球必须有置空效果。几十个人在两分钟内迅速决定好面对面站成两排,每个人把手中的球传给对面的人,这样一轮下来,我们传了二十几个。接下来进行了数次迭代,每一次团队都要想出更好的办法如何能传达更多的球,我们从缩短置空时间到增加手中传递的球个数,想了几次办法,都在短时间内实行开来。这个过程中游戏组织者让我们思考如果这是工作中的一个团队,在工作中如何缩短工作时间和提高工作效率的问题。
短短二十几分钟游戏结束了,游戏本身不是重点,最关键的是游戏结束后,大家针对此次游戏发表自己的观点或感想,并结合工作目标和需求提出问题的症结和解决办法。这里面的参与者大多是PM、或其他管理要职,极少数是从事用户体验界面设计方面的。他们从专业的角度加上自己的思考加工,常常是一语中的,想法非常深刻,让我好生佩服。整个过程中的思考是紧张而快乐的。玩游戏的过程其实是通过一种轻松愉快的方式,让我们了解通过每个持续的改进,如何提升团队协作的效率。